当严苛的钓鱼法规遇上善良的当地钓友,我想我还会再来的

作者:10bet首页 | 分类:资讯 | 浏览:99

比利时西弗兰德省的省会布鲁日的城内外由好几条运河和数条小河交织成了交通便利的水网,使其成为一座建在运河上的城市。

河道两岸是典型的中世纪建筑和特色鲜明的荷兰低地建筑分列在河道两侧,这种古色古香的小城是比利时最让人青睐的旅游地之一。

布鲁日的市民十分善良,许多富人在这里置办了房产却免费给贫困的老人居住。

当严苛的钓鱼法规遇上善良的当地钓友,我想我还会再来的

我2020年2月3日拿到了根特的钓鱼许可证,弗拉芒大区的4个省都可以钓鱼。作为钓鱼人,我很想在布鲁日悠闲地钓上一回鱼。

可是2月的台风、冰雹、暴雨和大雪轮番来袭。气温始终在0~5℃之间徘徊,并不适合钓鱼,于是我把希望寄托在3月。

然而,新冠病毒肺炎在欧洲大爆发,疫情迅速波及意大利、法国、西班牙以及比利时等国,新增病例激增。许多国家逐步采取了封城、停航的防控措施,就连地广人稀的比利时也有了感染病例。钓鱼计划无奈化为泡影。

好在附近还有风光旖旎的斯凯尔特河、莱斯河和运河,其中莱斯河尤其近。

莱斯河法语名Lys,荷兰语称为Leie。

发源于加来海峡省利斯布堡,千回百转流经法国、比利时,在根特汇入斯凯尔特河,全长115千米。

强烈的海洋季风带来了倾盆大雨,连续三次冒雨探寻鱼踪无果。

3月13日中午,久违的太阳光穿过云层,洒落在莱斯河上,我又来到通向皮划艇赛道的河汊口。

莱斯河畔一直以来都只有我一个异国的钓鱼人,今天我却看到旁边不远处有一个身材修长,面容俊朗,留着漂亮的栗色胡须的年轻钓鱼人。小伙子迅速搭起一顶绿色帐篷,手脚麻利地排开一溜四把远投竿。

钓鱼许可证附着的钓鱼指南上不是明文规定一个人只能用两支鱼竿吗?这瞬间打破了比利时人在我心中遵纪守法的印象。

不久,一个矮胖的中年人连背带抱倒腾着一大堆渔具,又牵着一只大黄狗,气喘吁吁地赶来,原来他有同伴。这对伙伴的身材差异很有点儿唐·吉坷德和桑丘的味道。

当严苛的钓鱼法规遇上善良的当地钓友,我想我还会再来的

布鲁日水网如织,游船遍布

两个人用遥控船一船又一船地反复往对岸的钓点倾倒着玉米之类的诱饵。

我突然想到,他们就是前一阵天天往同一个地点投喂饵料,却从一次鱼都不钓的四个人中的两个。钓鱼人渐渐地多了起来,看来钓鱼旺季真的到了。

不久,四个人当中的另外两人也来了,他们开来一辆9座奔驰,从车上卸下一顶帐篷和一大堆东西,几乎全是食品、酒水、渔具,光啤酒就有好几箱。

矮个的中年人打量了一下我们之间的河岸草地,有礼貌地和我打个招呼——hello,又排开两支鱼竿,末了还对我做了个表示歉意的手势。

我并不介意,他们用的是远投竿,钓点是河对岸,我钓的是近处,互不相干。

当严苛的钓鱼法规遇上善良的当地钓友,我想我还会再来的

布鲁日街头的啤酒馆

我用了一长一短两支鱼竿,抛投时一个偏左,一个偏右,浮标也一远一近。远处的浮标随着水流缓缓向左移动,近处的浮标却向右移,两支浮标相对而行,走到同一条直线上,又缓缓地相背而行,各自移动到最远点时就是我提竿换饵的时间。

浮标怪异的走向正是我喜欢这里的原因,因为小河大多数时间会在这里形成一片回旋的水流,吸引着鱼群来此觅食。

在别的地方钓不到鱼时,搬到这里往往能碰上一两条。

其实,我并不喜欢同时看两支浮标,这样很容易忽略一些细微的标讯,若是凑巧两支鱼竿同时上鱼,往往会顾此失彼,最后钓组缠绕在一起,唯独在这个钓点是个例外,我会同时用两支竿。

两支浮标再次相向而行,即将碰面时,短竿那支浮标轻轻一顿,下沉一目,却没有逃过我的眼睛。

我轻挥鱼竿,竿梢沉沉一坠,手上便感受到鱼儿拼命挣扎的颤震,出水的是一尾赤眼鳟。赤眼鳟体长一般都在20厘米以下,这条却将近30厘米,是我在莱斯河钓到的最大的一条。

赤眼鳟是成群结队活动的,我连续钓了9条,都在20厘米左右。

当地法规规定,体长超过15厘米的赤眼鳟才可以带走,且每天可带走的鱼获数量上限为5条,今天不到半个小时我就能完成了配额。

当严苛的钓鱼法规遇上善良的当地钓友,我想我还会再来的

做船去布鲁日教堂的游人如织

我只留了两条25厘米以上的,其余的7条都放了,这是为了给其他大鱼留出富余。这里的钓鱼指南对于可带走的鱼获的长度和数量有明确规定。

上一篇:在德国钓鱼究竟有多难     下一篇:十多年钓鱼经历让我懂得,没必要花冤枉钱买这些东西

技巧

渔获

诱饵

渔具

海钓

资讯

网站分类
友情链接